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1111111
财新通行证

后疫情时代影响力投资的创新发展

2021年11月26日 14:49
ESG投资的整体推进以及二级市场、新兴市场的活跃,正为影响力投资发展注入新动力

文 | 谷青,福特基金会项目官员

阴霾不散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并进一步扩大了全球不平等的鸿沟。比新冠肺炎疫情更为严峻的全球危机,是气候变化。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近年来愈发彰显。这两座横亘在人类发展道路上的险峻大山,可谓影响力投资发展前景中的“危”与“机”:他们使全球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承压,却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2020年度全球影响力投资者调查报告》以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的数据为基准,按照其对影响力投资较为严苛的定义和特征,通过对全球294家影响力投资机构调研数据,估算出全球影响力投资的规模约为7150亿美元。后疫情时代,持续关注影响力投资发展的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IFC),根据对97家签署其《影响力投资管理实践原则》的投资机构在2020年和2021年自愿披露的数据分析,将既有明确影响力投资动机并做了影响力度量的6360亿美元投资资产和有明确影响力投资动机却未做影响力度量的1.646万亿美元投资资产均计算在内,得出的影响力投资规模是2.281万亿美元,约占全球专业管理下投资资产总量的2%。二者在计量方法和统计对象上存在一定差异,但如果按照GIIN对影响力投资的标准估算,不难看出影响力投资的规模有一定增长,但增势较疫情前明显趋缓。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新冠肺炎疫情使差旅停滞,导致资管机构无法顺利开展募资,投资决策过程中的尽职调查也受到较大局限,降低了投资协议的达成;另一方面,疫情防控下的投资流向发生偏移,对房地产和实物资产的投资净流出量加大,而之前可负担的住房是影响力投资中占比较高的投资领域。

虽然增势放缓、发展小幅度承压,影响力投资领域的新动向增长潜力不容小觑:

趋势一:乘着ESG投资强劲发展的东风,影响力投资在ESG投资策略中更加凸显。

ESG指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和治理(Governance)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缩写,是一种综合考量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而非单一财务绩效的投资理念(即ESG投资)和企业评价标准(即ESG实践)。ESG投资存在的价值在于避免投资产生下行风险并创造长期、可持续的价值,它通过负面筛选、同类最佳、股东主张、ESG整合、依公约筛选、可持续主题和影响力投资七种投资策略,以期实现风险调整后的良好回报。影响力投资是一种高阶的ESG投资策略,它是在投资人相对被动地、用其他几种ESG投资策略规避掉投资风险并获得财务回报的基础上,使投资人进一步主动地通过投资去创造可衡量的、积极的社会与环境回报。

近几年来,随着人们对气候危机、全球不平等加剧的意识觉醒和广泛关注,对从股东至上到利益相关者至上的企业最终目标的重新诠释,以及千禧一代会继承约30万亿美元的财富成为投资新生代,脱胎于欧美的ESG投资历久弥新,有了长足发展。新冠肺炎疫情下,重视ESG实践的公司较ESG参数表现欠佳的公司实现了更好的业绩,也使得ESG投资避险优势凸显,增势迅猛。截至2020年底,晨星统计的ESG投资规模在2020年底创历史新高,达到了1.65万亿美元;目前已有超过4400家投资机构签署了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其中中国的签署方达到75家,承诺在投资中践行ESG策略;彭博的数据显示2020年6月到2021年6月间,有1170亿美元涌入ESG基金。

与ESG投资规模增长同步,投资人对ESG投资策略的运用偏好和目标也趋向从被动的降低投资风险到积极主动地寻求资本的使命和价值过渡。ESG投资中的影响力投资策略有了更广阔的应用空间。据Bain & Capital的研究报告显示,ESG投资者逐步分化出“风险降低优先”和“环境、社会机会优先”两种类型。“风险降低优先”的ESG投资者偶尔会考虑投资的社会和环境绩效,偏好运用筛选策略,聚焦降低风险,往往剔除掉不投的行业、公司和地区,仅在少数情况下会运用股东主张策略,帮助投资组合中的公司提升ESG表现。他们几乎不对ESG投资影响力进行度量。而“环境、社会机会优先”的ESG投资者全方位考虑投资的社会和环境绩效,会更多运用股东主张策略和影响力投资策略,偏好投向ESG主题的基金,他们会不断找寻可以带来社会、环境进步的投资机会,帮助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增强社会和环境价值,会跟踪ESG的关键绩效指标,甚或是建立了测量ESG投资影响力的专门指标去度量投资财务回报外的社会和环境绩效。他们较多关注更易产生ESG投资影响力的投资领域,如可再生能源和教育。不难看出,“环境、社会机会优先”的ESG投资者业已具备一定的影响力投资者特质,如果他们更进一步,以创造积极的、可衡量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力为投资目标,把资金全部投向社会和环境影响力为先的ESG主题基金,对被投方给予一定的支持,如能力建设,并建立专门指标去度量投资财务回报外的社会和环境绩效,那他们就实现了从ESG投资者到影响力投资者的转变。

趋势二:影响力投资向二级市场生长。

尽管影响力投资是ESG投资的高阶策略,长期以来,不少关注ESG投资和影响力投资发展的人士主张明确而严格地区分两种投资方式,认为两者在投资者动机、市场规模上迥异,并通常会强调,ESG投资面向的是公开市场(二级市场),而影响力投资多为一级市场中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多以被投企业的成功上市作为退出机制。而以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为代表的双边和多边发展金融机构则认为,影响力投资的边界更大,无论是公开市场还是私募市场,只要投资合乎影响力投资的基本特质,即有创造积极影响力的动机、有度量影响力的系统并对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有贡献,应该统一纳入影响力投资的范畴。发展金融机构普遍的宗旨是通过为政府和公共部门提供贷款和援助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他们中大多也有部分以上述目的投向私营部门的资产。虽然他们并未全部建立起影响力度量体系,但正在向此方向积极努力。据此,属于公开市场、由多边、区域和国家发展银行等各类发展金融机构管理的、旨在创造积极社会和环境影响力的投资资产,应属于影响力投资。这是影响力投资向公开市场生长的力证之一。

此外,欣欣向荣的绿色债券、社会债券和可持续债券市场在规模和投资结构上也为影响力投资向公开市场生长创造了有利条件。2020年,全球三种债券的总发行量达到1.294万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了87%。绿色债券的热度不减,在总量中的占比却从2019年的81%下降至2020年的49%,原因在于疫情下纾困需求推高了社会债券和可持续债券的发行量和占比。例如,福特基金会曾于2020年6月发行10亿美元社会债券,用以帮助疫情影响下的社会组织渡过难关;这一纪录很快被刷新,花旗银行于2020年10月发行25亿美元社会债券,用于为少数族裔社区可持续住房融资,创下了由私营部门发行的社会债券规模之最;很快这一纪录又被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控股打破。Alphabet控股继而发行了57.5亿美元可持续债券,用于循环经济、可持续住房和疫情重建。

绿色、社会和可持续债券为影响力投资人在公开市场(二级市场)投资提供了上佳的工具。首先,以绿色、社会或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债券是为了解决社会和环境领域的发展议题而融资;其次,主题债券会按照国际资本市场协会的绿色、社会和可持续债券原则报告资金使用情况,包括用于的项目和融资的绩效。这使得绿色、社会和可持续债券投资人天然具备了影响力投资人的部分特质——以创造积极社会影响力为投资初心,并可依照发行人的债券融资资金报告,度量和管理影响力。从广义上看,主题债券的投资人属于影响力投资人。这是影响力投资向公开市场生长的力证之二。

趋势三:新兴市场的影响力投资或可成为国际影响投资发展的新引擎。

影响力投资以创造积极、可衡量的社会与环境影响力为目标,其重要特质之一是“舍我其谁”的精神(additionality),即影响力投资资金流向那些传统资本不去的地方,用投资去解决那些生活在“金字塔底层”的边缘人群所面临的社会发展挑战。影响力投资所产生的正向社会、经济价值,可以为“金字塔底层”的人群提供摆脱贫困和环境挑战、获得医疗和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的兜底性保障。“舍我其谁”的特质使发端于欧美的影响力投资在新兴市场的发展持续向好。其主要原因在于,影响力投资在新兴市场可创造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力似乎更大。

在新兴市场国家,位于“金字塔底部”的人群更多,因而有更旺盛的兜底性保障需求,影响力投资有更多机会。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全球40.3%和50.9%和的极度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1.25美元每天)分别生活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摩根大通曾于2010年分析过资本流向“金字塔底层”人群需求的投向,主要包括可负担的起的住房、清洁用水、医疗健康、基础教育和微型金融等领域,这与影响力投资在新兴市场投资的几个重点方向基本吻合。另一重要原因在于,投向新兴市场的影响力投资的财务回报同样富有吸引力。全球影响力投资知名机构桥风险投资(Bridge Ventures)和以新兴市场可再生能源为投资方向的E+Co公司的影响力投资绩效均显示,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其投向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投资有稳定而优秀的财务回报。

新兴市场的影响力投资会成为全球影响力投资发展的新引擎吗?2021年横空出世的史上投向影响力投资管理机构的最大单笔投资也许可以作为这一趋势的风向标。3月,总部位于新加坡的投资公司淡马锡向全球首家成功上市的私募投资公司、总部位于非洲毛里求斯的LeapFrog投资公司(LeapFrog Investments)注资5亿美元,以多元基金投资的形式,成为LeapFrog未来基金的锚定投资者。淡马锡将持有LeapFrog的少数股权,并提供成长基金,支持LeapFrog在亚洲和非洲扩大团队并拓展投资能力。LeapFrog的投资流程继续由其合伙人管理和掌控,淡马锡获得LeapFrog董事会中的一个非执行董事席位。

LeapFrog投资公司是全球影响力投资的明星公司,由安迪·库伯在2007年创立。LeapFrog直译为蛙跳,引申义为跨越式发展,带有很强的影响力投资元素。LeapFrog投资公司名副其实,自成立以来专攻对非洲和亚洲的卓越企业投资,与这些新兴市场的商业领袖们一起创造财富和积极的社会、环境影响力,实现跨越式发展。LeapFrog公司旗下的被投企业多以“金字塔底部”的人群为服务对象,如使金融服务更加可及的WorldRemit跨境数字支付公司、非洲最大的药品连锁及医疗卫生提供商Goodlife(美好生活),以及为印度8.6亿因肥胖而饱受疾病困扰人群提供健身、减重和疾病管理服务的HealthifyMe公司。

淡马锡这笔投资使LeapFrog投资公司从全球投资机构募资的总规模超过20亿美元,不仅会裨益于LeapFrog旗下公司提供医疗健康或金融服务的2.12亿人,也会为LeapFrog的2030年目标——使其健康和金融服务覆盖人群超过10亿人,提供强劲动力。

中国影响力投资如何借“势”而兴

纵观2020、2021年全球影响力投资的新发展,一个可见的共性转折点是,影响力投资业已跳出了“是什么”的概念大讨论和大争辩,迈向“如何做”的落地实施和务实阶段。随着”30·60“双碳目标的提出,中国ESG发展也逐渐从目标的厘清、概念的普及,转向通过具体举措向“30·60”目标迈进的新阶段。在这一新阶段下,我们该如何从全球影响力发展趋势中汲取营养,使中国的影响力投资发展借“势”而兴,并引领全球影响力投资的新发展呢?我认为可以考虑以下几点:

首先,不拘泥于影响力投资和ESG投资的差别,通过创造有利的政策环境、培育投资人和基金经理人的能力、引导传统投资机构关注投资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践行ESG投资。在ESG投资策略的选择上,从较低阶的、略显被动的筛选策略,逐步创造条件,尝试运用更高阶的影响力投资策略,解决国内“双碳”目标和新阶段发展进程中的挑战。

其次,结合中国欣欣向荣的绿色金融发展,通过绿色债券、社会债券和可持续债券创造更多影响力投资在二级市场的投资机会,并可按照三种债券的发行和管理原则,加强投资在社会和环境影响力绩效的会计核算和信息披露,以此撬动社会、环境影响力数据的收集和精进,学习借鉴影响力加权会计制度等国际影响力度量与管理工具,去伪存真,避免“泛影响力化”或者用“ESG投资”装点门面,使中国影响力投资发展建立在坚实的影响力管理与度量基础上,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最后,踏上新兴市场影响力投资发展高起的节奏,以由新加坡政府100%控股的淡马锡投资公司为他山之石,逐步论证和探讨政府引导基金、养老金和其他公共资本尝试ESG和影响力投资的可行性,以优化乡村振兴实施,提升教育和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的覆盖面,使政府提供的兜底性保障更有活力。

应该看到,在全球局部争端加剧、全球化遇阻的大背景下,以ESG投资、影响力投资为抓手的对资本使命的重新诠释和践行,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难得的人类发展共识。我们应该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助力中国影响力投资在未来更好更快地发展。

本文收录于财新智库《2021中国ESG发展白皮书》。点击获取报告全文。

关于ESG30人

中国ESG30人论坛由财新智库联合合作伙伴共同发起,是国内首家成立并深具影响力的ESG智库网络和专业行业交流平台,旨在从政策建言、学术研究、行业实践、国际交流四个方面,推动中国ESG发展,助力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

投稿联系:

杜老师 kedu@caixin.com

合作联系:

乔女士 yingqiao@caixin.com



版面编辑:张陆念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愿转载,请发邮件至hello@caixin.com,获得书面确认及授权后,方可转载。

推荐阅读

特稿|“生死判官”刀文兵的生死劫

秦刚等11人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许家印前妻丁玉梅状告亲生儿子追索借款 许腾鹤曾分管恒大财富

中美航班3月底可增至100对 仍受需求制约

瑞典加入北约终获匈牙利放行 马克龙提欧洲派兵援乌可能性

财新移动
说说你的看法...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
相关文章
    大家正在看